五大上市险企半年考:日赚9.8亿 银保渠道挥别高增长五大上市险企半年考:日赚9.8亿 银保渠道挥别高增长

五大上市险企半年考:日赚9.8亿 银保渠道挥别高增长五大上市险企半年考:日赚9.8亿 银保渠道挥别高增长

五大上市险企半年考:日赚9.8亿 银保渠道挥别高增长
伴随着新华保险半年报披露,A股5家上市险企2019年“中考”成绩单全部亮相。得益于踩准权益市场的投资时机及降税的双重利好,5家上市险企可谓赚得盆满钵满。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中国人寿、中国平安、中国人保、中国太保、新华保险上半年合计盈利1775.2亿元,同比大增八成,平均日赚9.8亿元。  具体到业务层面,上市险企寿险板块银保渠道挥别高速增长时代,多家保费下滑;而财险板块,车险保费增长乏力尽显,非车业务则现飙升态势。对此,多位受访人士也表示,作为贡献三成人身险保费的银保渠道,银保新规下发后发展放缓的短期阵痛或将延续。同时,非车险业务快速增长的同时,还需注意个别风险事件,谨防出现“冒险”的代价。  净利润同比大增80.5%  从上半年盈利状况看,5家A股上市险企合计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775.2亿元,上半年日赚9.8亿元,同比大增80.5%。  其中,中国人寿归母净利润增速最快,上半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375.99亿元,同比增长128.9%。另外,中国平安、中国人保、中国太保、新华保险上半年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976.76亿元、155.17亿元、161.83亿元、105.45亿元,分别实现同比增长68.1%、58.9%、96.1%、81.8%。  对于中期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中国人寿表示,主要受投资收益以及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其中在投资收益方面,自2018年底以来,公司在既定战略资产配置策略安排下,及时布局,主动操作,叠加2019年上半年境内股票市场大幅上涨影响,公司公开市场权益类投资收益同比大幅增加。  具体到五大上市险企投资收益表现来看,上半年合计实现投资收益约2649.34亿元,同比增长58%。解析投资收益回暖的原因,不难发现,上半年各上市险企均增加了股票等权益类投资资产的配置。  具体来看,中国人寿、中国平安、中国太保、中国人保和新华保险上半年的权益投资配置均有提升,如中国人寿的股票和基金配置比例分别由2018年底的9.03%提升至10.78%;中国平安对股票和权益型基金合计占比由2018年末的9.9%增加至11%;中国太保股票和权益型基金占比7.4%,较上年末提升1.8个百分点。  事实上,上市险企增加股票等权益投资比例,与整个保险业的资金运用趋势相同,今年前6个月险资中的股票资金运用余额为1.3万亿元,较年初大幅增长23.31%,占比7.5%,较年初增加1.06个百分点。  对此,前海开源基金管理公司执行总经理杨德龙表示,上半年险资的投资回报率较高,主要和上半年A股市场大幅反弹有关。年初时市场估值较低,处于历史大底的位置,险资明显增加了股票的投资量,而随着上证指数回升到3000点之上,险资的投资回报就出现明显回升。  不过,在下半年,险资收益或将走低,一位保险公司资管人士直言,“预计下半年投资收益会有一个均值回归的过程,整体要低于上半年。影响险资投资收益率的主要因素包括资产战略配置比例、资产战术配置比例、各子类资产超额收益情况”。  银保渠道“缩水”  保险回归保障势在必行,从产品到渠道,保障先行已成共识,从上市险企披露的半年报中可窥一二。从渠道来看,银保渠道的昔日风光已然不再,而在《商业银行代理保险业务管理办法》下发后,部分险企业务发展放缓或将延续。  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人寿的银保渠道总保费为473.57亿元,同比下降15.4%;人保寿险原保险保费收入361.89亿元,同比下降15.4%。  对于银保渠道保费下滑的原因,某人身险公司负责人表示,这一方面与险企主动调整保费结构,压缩银保渠道、发展个险有关;另一方面也与保险业调整产品期限结构,加大中长期保障型产品有关。  的确,银保渠道保费的下滑从侧面反映出各险企转型成效,各上市险企个险渠道位置进一步巩固,长期期交保费增速显著的同时,趸交保费占比进一步降低。  如中国人寿表示,银保渠道趸交保费由2018年同期的86.38亿元大幅下降至上半年的0.12亿元,首年期交保费中十年期及以上首年期交保费达40.12亿元,同比增长86.5%;新华保险银保渠道长期险首年期交保费26.51亿元,同比增长14%。  此外,近日银保监会下发银保新规再次重申了对于银保渠道业务结构的要求,如明确商业银行销售保障型业务占比不得低于20%。上述人士分析,监管部门旨在号召保险公司从高成本吸金的冲动上逐渐回归理性,对于当下正全力推动转型的银保渠道而言,或将有所助益。不过,部分险企业务发展放缓或将延续。  非车业务增长迅猛  从上市险企财险板块来看,今年上半年车险业务增长乏力,而非车险业务增长迅猛。  一般而言,财险公司的非车险业务是指除了车辆保险业务外的所有业务,具体包括企财险、家财险、工程险、责任险、信用险、保证险、船货险、农险、特险、意外健康险、社保类业务等。  数据显示,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保财险的车险保费分别为1274.87亿元、923.38亿元、461.33亿元,分别实现同比增长4.1%、9%、5.2%。其中,人保财险和太保财险非车险业务增长迅猛。  管中窥豹,一见高低。从财险一哥人保财险来看,上半年人保财险非车险与车险保费占比近乎平分秋色,其中车险占比54%,非车险占比46%。  从该公司险种来看,非车险方面的意外伤害及健康险、农险、责任险、信用保证险、企业财产险保费收入分别为409.37亿元、220.31亿元、156.45亿元、104.37亿元、93.88亿元,分别实现同比增长41%、18%、32.5%、115.3%、13.1%。且在众多非车险业务中,仅有健意险出现承保亏损,其余均实现承保盈利。今年上半年,人保财险承保利润43.82亿元,达到2018年全年承保利润的81%。  对此,人保集团副总裁、人保财险总裁谢一群表示,非车险业务占比提升的趋势会随着深化改革进一步提高。车险业务方面,由于新车销售量下降,其业务量有所下降,而非车险领域发展空间非常大。  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教授庹国柱表示,中国的财产保险公司确实不能继续扎堆走在车险的独木桥上,各险企必须寻求差异化的经营才有出路。  不过,在转向非车险过程中,要谨防风险认知不足造成“冒险”,包括风险治理、交易对手风险累积、资本约束下的偿付能力等。如接连的险企“踩雷”保证保险、大灾面前赔付攀升等。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表示,之前一直是车险独大,现在非车险业务增长对于平衡业务结构是有好处的。不过具体风险情况视各个险种特点而定,例如在企业信用状况恶化的情况下,信用保证保险的风险会非常大,该险种的高速增长或将为保险公司带来风险隐患。  谢一群就预计,从盈利方面看,由于下半年大灾较多,如台风、洪水,下半年受自然灾害影响,赔付率将有所上升。

admin